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站医生:为保护伤员,6名医疗队员一起在冰状雪道上搬运

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站医生:为保护伤员,6名医疗队员一起在冰状雪道上搬运

每经记者 宋思艰 魏官红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我生来就是高山而非溪流,我欲于群峰之巅俯视平庸的沟壑”――站在海拔2199米的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所在地小海坨山山顶,参加了北京冬奥会与将要参加冬残奥会的高山滑雪运动员们,或许最能体会这句话的磅礴气势。

高山滑雪被称为冬奥会皇冠上的明珠。如果说运动员面对惊险的比赛、陡峭的赛道,考虑的是如何以高超的技巧、坚毅的勇气获胜,那对于赛道旁的滑雪医生以及赛区医疗站的医护人员而言,他们考虑的是如何在这项危险系数极高的运动中迅速及时地护佑生命。

医疗站医生和滑雪医生的工作有哪些不同?他们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如何解决?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与参加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保障的北京积水潭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医生进行了交流。

闭环内有5个医疗站

NBD:在国家高山滑雪中心,有哪几个医疗站?它们如何协同?

李宇能(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队停机坪医疗站负责人,北京积水潭医院创伤骨科副主任医师):闭环内有5个医疗站,分别是:竞速运动员医疗站、竞技运动员医疗站、停机坪医疗站、雪猫ICU医疗站、奥运大家庭医疗站。闭环外有2个医疗站,分别是竞速观众医疗站和竞技观众医疗站。

NBD:冬奥会的高山滑雪保障工作有哪些特殊性?

韦t(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队副医疗官,北京积水潭医院科技处副处长):冬奥会期间,小海坨山上的温度一般在零下20摄氏度左右,最冷可以到零下40摄氏度,这给救治带来了比较大的困难。

NBD:医疗站的医生与赛道滑雪医生,如何进行配合?

韦t:赛道若有伤员,滑雪医生会先进行包扎救治,即初级生命支持,然后送到医疗站进一步治疗,完成高级生命支持。

NBD:停机坪医疗站相比其他医疗站,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李宇能:这是我们国家第一次在奥运会赛事中正式承担高山救援飞行转运任务,在既往的赛事中也只是试用,没有投入正式使用。

停机坪医疗站相比其他医疗站的特点是:

第一,停机坪医疗站救治和转运的都是伤情危重的人,更要争取时间,抢救生命。停机坪医疗站在半山腰,医疗站前50米有开阔的直升机停机坪。

第二,停机坪医疗站是飞行转运,不同于以往的救护车转运,医疗队员与直升机的交接,相比与救护车的交接,完全不一样。

高山滑雪医疗救援中所用的直升机分为救援直升机和转运直升机两架。运动员发生伤情的区域一般都是高海拔区域,救援摩托车上不去,因此救援直升机用长绳将伤员吊运到停机坪医疗站,医疗队员会对其进行生命体征评估,还会进行诸如气道开放、输液和止痛等操作,这与其他医疗站是没区别的。

经过抢救治疗后,请示医疗官是否启动转运直升机转运,经过医疗官同意,我们将伤员抬送到转运直升机上,迅速转运到定点医院的冬奥专区。

直升机处于悬停状态时,螺旋桨旋转时风力非常大,而我们在地面的医疗队员,因为疫情防控又必须穿防护服,戴面罩,雪块会扬起来,让我们的视野模糊,这对于接送伤员造成了一定的困难。

噪声巨大,可能导致医疗队员的耳膜产生出血点,虽然会想一些办法,比如拿东西塞一塞耳朵,但仍然会有很大的噪声。因此,我们停机坪医疗站的医疗队员在协同直升机接送伤员的过程中,就像特种兵一样,互相会运用一些手势来进行交流,因为直升机发动机的声音太大了。

在将伤员送往转运直升机的路程中,50米的雪道上有很多冰,有可能出现摔倒的情况,造成伤员二次损伤,为了保护伤员,6名医疗队员在冰状雪道(冰状雪是滑雪项目铺设赛道的专用雪,表面有一层薄的硬冰壳――编者注)上搬运。

与直升机协同演练

NBD:停机坪医疗站的队员,为了与转运/救援直升机做好协同,之前做了哪些准备和训练工作?

李宇能:第一,要学习直升机飞行员、救生员所运用的手势;第二,要屡次适应直升机悬停时产生“下洗气流”,要适应此时的噪声;第三,救援直升机用长绳吊运过来的伤员,需要靠人力抬入医疗站,这对体能储备也是很大的考验。因此我们平时在停机坪待命时,也会做体能训练。

第一次与直升机协同演练在2019年就已进行,当时还不太成熟,而且也不是在雪季进行演练的。2020年和2021年都是在雪季的小海坨山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进行演练的。

NBD:在本次冬奥会高山滑雪医疗保障工作中,您能否分享一个实际救援的案例?

李宇能:我们救治过一位瑞士运动员,他当时在速降时摔倒,是被雪橇送到停机坪医疗站的。在雪道上,中外滑雪医生已经对其进行了肢体制动,给了止疼药,但病人左上肢肢体几乎没有反应。队医一开始对我们有些不够信任,因为我是团队Leader,能与这位队医流畅地全英文交流,完全符合国际救治流程,检查中我们注意伤员有动脉和神经的损伤,请示医疗官直升机转运。伤员被迅速运送到延庆区医院,在那里,我的同事为伤员做了7个多小时的手术,之后伤员的肢体恢复很好。最后,外籍滑雪医生又回到停机坪医疗站,对我们表达了感谢和认可。

NBD:在冬奥会医疗站工作实务中,5G远程医疗平台发挥了什么作用?

韦t:医疗站医生看不到雪道现场,但通过5G影像传输系统,我们可以知道伤情,可以提前15~20分钟进行准备。

李宇能:远程医疗平台发挥的作用还是挺明显的,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实时。通过5G医疗终端,医疗官能直接看到我们的工作情况,提前作出预判。

NBD:本次冬奥会中,医疗站配备了哪些设备?这些设备起到了什么作用?

李宇能:所有冬奥会医疗站配备设备都比较标准和统一,包括自动体外心脏除颤仪(AED);呼吸机、除颤仪、心电图及氧气、气管插管、真空担架、脊柱板、颈托、SAM板、保温桶、保温毯;常规的抢救药品和运动员特殊所需的止疼药品等,都是按照国际标准来配备的,顶级配置。

“为4分钟救援,准备4年”

NBD:对于医疗站来说,冬残奥会的医疗保障与冬奥会的医疗保障有哪些不同?医疗队员对此做了哪些准备?

李宇能:冬残奥会的医疗保障相对会考虑更多一些。坚持平等、尊重、适用的原则,增加人文关怀。此外,我们对残奥会运动员的救治和转运进行了演练,一些从事高山速降的运动员,座位是固定在滑板上,卸运动员装备时与卸一般的滑雪板也不一样。不论是高山滑雪医生,还是医疗站医生,也对残奥会运动员所用的装备进行了充分了解。

在高山滑雪赛区,相比医疗站医生,赛道医生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滑雪医生。也正是在对滑雪医生的报道中,公众逐渐熟知了一些数据:4分钟――运动员发生意外时,滑雪医生4分钟内要抵达现场,为这4分钟的救援,准备了4年;15公斤――滑雪医生所背的救援包有15公斤重。

车璐,协和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2月16日,她在延庆赛区的闭环中度过了自己的生日。

车璐2018年入选冬奥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考取了CSIA(加拿大滑雪指导员协会)一级教练资格。

车璐说,在高山滑雪世界级比赛中,运动员滑行速度可达140千米/小时,一旦出现微小偏差,身体就可能失去平衡导致受伤。在比赛过程中,若有运动员受伤,滑雪医生需要在4分钟赶到现场,在15分钟内完成伤情评估和处理,并进行转运。“这就要求我们具有一定的陡坡滑行能力,并且具备创伤急救知识、熟练的操作技能,和临场沉着镇定、有条不紊的处置能力”。

在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高山滑雪赛场,医疗站医生和滑雪医生是亲密战友,也是不可或缺的两个组成部分。支撑他们的,除了专业知识,还有其他。对北京积水潭医院的李宇能来说,新婚不久他就踏上了冬奥会医疗保障的征程,这源于妻子的支持;对于协和医院的车璐而言,正如她在协和落成开幕百年接受学弟学妹采访时的赠言:“勇敢地做自己无比钟爱的事,在骨感的现实中走出一条丰满的理想之路”。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