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鼻祖《第二人生》的“第二春”要来了?

众所周知,元宇宙并不是一个新概念,甚至有一部分人在十几年前就曾“生活”在拥有虚拟财产、虚拟品牌店面甚至是虚拟大使馆的空间中了。而当时的这个虚拟空间就是在元宇宙基础上打造的游戏《第二人生》。

元宇宙鼻祖――《第二人生》

《第二人生》(Second Life )是由林登实验室(Linden Lab)在2003年发行的一个网络虚拟游戏,游戏在一个普通的元宇宙基础上提供高层次的社交网络服务。玩家作为该虚拟社区的“居民”,可以经营有立体感的虚拟建筑,参与群体活动,从事“经济活动”,甚至是交易虚拟财产。

游戏中的虚拟货币被称为林登币(Linden Dollar)。玩家可以在由居民组成的??特别市场、Linden实验室或者一些实体公司将林登币与美元进行双向兑换。长久以来官方都严格控制着美元与该林登币的汇率,从而保证游戏经济平衡,避免出现内部通胀,也避免玩家的虚拟游戏币价值下降。

在互联网还不是非常普及的那个年代,《第二人生》注册用户在2007年就达到了五百万,可见它当时在游戏界的地位不亚于今日的《英雄联盟》、《绝地求生》。随着游戏热度不断上升,很多企业、机构都开始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布局。IBM、Reebok和戴尔在游戏中建立了虚拟商店;包括路透社在内的一大批媒体在里面建立了常设记者站;哈佛、斯坦福等著名的大学则在游戏中开起了教育中心和实验中心;瑞典、马尔代夫等国家甚至在游戏中设立了“大使馆”,尽管这个虚拟大使馆不能签发护照或签证,但却有助于这个虚拟社区的“居民”获取有关这些国家的各种信息。

游戏创始人的离开与回归

尽管曾经火爆一时,《第二人生》最终还是走上了衰退之路。游戏创始人Philip Rosedale也在2013年开始专注于VR技术,并创办了VR社交公司High Fidelity。但由于VR市场发展速度缓慢,用户基础迟迟难以增长,在过去几年里这家公司不停地转战其他方向。2019年, Rosedale正式发表了一篇告别VR的文章,称VR还没有达到一种让大多数人想要使用的水平。最近,他将公司重点转移到一个不需要耳机的元宇宙平台上,也就是他的“老东家”《第二人生》。

在元宇宙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后,Rosedale已经决定指派公司的一个核心团队来继续开发《第二人生》。他希望像《第二人生》这样以社区为中心的世界能够解决一些VR头盔不一定能解决的元宇宙问题。Rosedale告知CNET,

“我们已经分派了一个7人小组负责为《第二人生》注入一些新想法,并且转移了一部分专利和资金。我们正在投资《第二人生》,并将继续致力于《第二人生》。”

另外,Rosedale也将担任《第二人生》的战略顾问。

作出这一转变的原因是,《第二人生》仍然在赚钱,并且仍然拥有比大多数VR平台更大的社区。自游戏推出以来,《第二人生》用户注册数量已经超过了7300万,目前预计仍有大约90万活跃用户。

Rosedale还提到,公司转变重点的同时也是在解决VR硬件问题。尽管Meta推出的VR头显Oculus Quest 2已经取得了表面上的成功,但Rosedale觉得这还不够。他说道:

“我认为实际上需要5年时间才能在VR领域做出好的东西。作为一家初创公司,我们无法生存下去,而且坐等5年也没有任何意义。《第二人生》则是一个更好的平台,在完美的VR硬件出现之前,《第二人生》将是潜在VR用户的选项之一。”

创始人的回归对《第二人生》意味着什么?这很难说。Rosedale目前已经在考虑研发手机端《第二人生》,毕竟在这个智能手机时代,手游版本才是游戏得以获得更多用户的门槛。至于《第二人生》是否会接受像NFT和一些可互操作性内容这样的新元宇宙理念,Rosedale仍持怀疑态度。

Rosedale认为《第二人生》里可供居民买卖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与NFT是一样的。对于互操作性,他问道:“你是否想要把《侠盗猎车手》中的法拉利开到《堡垒之夜》里?”Rosedale指出,在短期内,内容互操作性的理念是只有品牌才会喜欢的想法之一。尽管长期来看这一想法是正确的,但是作为一种进一步将游戏联系起来的方式,短期而言是愚蠢的。内容互操作性必须能做到,这种想法才会有效。

不久前,全球最大的非营利性专业技术学会――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在其主页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元宇宙的报道,报道中将《第二人生》称为迄今为止最接近元宇宙的产品。Rosedale的回归是否能让《第二人生》跟随元宇宙的火爆重返热门游戏榜单?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2-01-14 15:11:55。
转载请注明:元宇宙鼻祖《第二人生》的“第二春”要来了? | 快易星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